轻松筹

一、大病救助——点滴温暖,让绝望生发希望

   轻松筹首创的大病救助模式,将社交的强关系运用到大病筹款中,为求助者提供高效、透明、便捷的筹款渠道。轻松筹150人客服团队可保证每天9小时电话客服13小时在线客服,全年无休。对于不擅长使用智能手机的用户可选择1对1顾问服务。轻松筹“智爱”系统的上线,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加持下不仅加快了审核环节的速度,人机协作的方式让用户在更加高效、透明的模式下参与公益,保证爱心人士和求助者双方获得保障。要寻求帮助的大病患者,可通过轻松筹APP发起大病求助项目。截至2018年初,全国共有超过160万个家庭,筹集善款总额超过200亿。

二、轻松互助——平时助一人,难时亿人助

   “轻松互助”是一种由公益基金会监管的健康互助机制。用户健康时预存10元加入互助,成为互助会员。如有会员生病,则其他会员在互助金中均摊医疗费,帮助生病的用户渡过难关。即一人患病,众人均摊救助金。
   轻松互助旨在让更多人看得起病,所以加入互助计划的人群覆盖了各个年龄段,出生28天-17周岁的用户可以加入“少儿健康互助行动”,18-50周岁的用户可以加入“微爱大病互助行动”,51-65周岁的用户可以加入“老年关爱互助行动”,还上线了为轻疾人群服务的轻疾互助行动,轻疾互助行动规定患有乙肝、糖尿病、高血压等60种特定疾病的人群也可加入该互助计划,最高可获得10万元的互助金。除此之外,轻松互助还上线了企业版,即“企业互助”,企业互助是一种全新的员工福利形式,方便企业帮助其员工及家属批量管理员工健康情况。
   截至2018年4月,已有超过4000万会员加入轻松互助,累计帮助超过682位大病会员获得互助金,累计划拨互助金总额超过1.49亿元。

三、轻松e保——规避人身风险、锁定幸福未来

   轻松e保是轻松筹旗下的互联网保险销售平台,专注于为大部分民众精选符合个人和家庭需求的保险产品。轻松e保卡以保障卡的形式,将保障拟化为防护徽章形式,鼓励大家集齐徽章,轻轻松松实现持卡人保障全覆盖。并且先后与中国人寿、中国人保、中国平安等国内14家专业保险公司达成合作,实现了单款保险产品购买转化率高达13%,保费保障单日突破1300万,单月破1亿,成为互联网保险销售行业的黑马,帮助用户规避人身风险,锁定幸福未来。

社会责任

   为了更好地践行企业责任,轻松筹特在2016年成立社会责任部,目的为解决大病贫困家庭急迫的人道需求,做好与政府、公益组织疾病应急救助的衔接。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联合轻松筹成立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轻松筹微基金
   2016年年初,轻松筹联合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共同成立“轻松筹微基金”,同步开启“轻爱行动”。
   目前轻松筹平台已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江苏省儿童少年福利基金会、北京京华公益事业基金会(排名不分先后)等几十余家公益组织签订了合作协议。
   除此之外,社会责任部也在不遗余力的推动灾难救助、关爱儿童等公益行动,如“万家灯火”关爱孤儿项目、阜宁风灾紧急救助、light行动、“折翼天使”早产儿救助项目、“萌芽计划”、“童愿计划“助力留守儿童项目、全国六一关爱患儿行动等。
媒体报道 > 新闻详情

轻松筹创始人、CEO杨胤:互联网健康保障领域的“探路者”

来源:人民政协网

在一片区块链的“虚火”蒸腾中,轻松筹创始人、CEO杨胤显得从容淡定。


这家成立仅3年多的互联网企业,已完成了由大病筹款平台到健康保障平台的“战略转身”,搭建了四重健康保障业务体系,其“诀窍”是不断地自我革新和迭代,对技术的高度重视和对市场的高度敏感让攀升的姿态变得轻盈。



截至今年3月8日,轻松筹网络平台的注册人数已达2.01亿,总项目数251万个,支持次数超过4.6亿人次。


在“区块链”概念尚且冷清之时,轻松筹就已率先“吃螃蟹”,将其运用于大病救助和公益捐赠,解决了公开、透明的“行业之痛”。战略转型后,区块链与大数据技术“两翼齐飞”,四重健康保障体系的业务将高歌猛进,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


让技术真正落地,这就是杨胤自信的底气之所在。她认为,技术的真正意义在于创造更多有价值的应用,真正惠及到用户。秉持这种理念,轻松筹的步伐保持在互联网前沿,成为健康保障领域的“探路者”。


破解公益领域“信任”难题


问:“区块链”持续火热,也造成了一些“虚火”,您如何看待区块链技术在中国的发展前景?它将重点改变哪些领域与行业?如何让“虚火”冷下来,让区块链真正惠及经济社会发展?


杨胤:区块链能够技术性地、系统性地解决公益领域的公开、透明、不可篡改和可追溯问题,意义重大。我们在2017年年中发布了自己的区块链产品。此后,我们将区块链技术投入到保险、保障领域,同样非常契合,在核保、降低成本等方面都有很大的可探索空间。


至于“虚火”,要是继续地烧下去,就会把真正要做事的人心和事情搅和得浮躁,可能会让区块链的应用被过早透支。将它过分地夸大,在不合适的时节给它加“火气”,对行业并不是一件好事。


区块链不是“万能药”,至少在目前,并非所有应用都可以用它解决。去中心化一定是高效率的吗?不一定,我们要看它的本质、它能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总体而言,我希望更多理性资本长期看好这个领域,这样才能诞生更好的应用,让更多人受益。


问:标榜区块链的公司有很多,真正将其落地的却不多。轻松筹将区块链技术落地体现在哪些方面?是什么原因促成了区块链技术在轻松筹的真正运用?


杨胤:目前,轻松筹已经在技术领域深入探索并逐步落地,打造了一个公开透明的筹款环境,解决了行业痛点,开创了“机器信任”模式。


我们认真地分析了现在区块链基础设施的问题,在现有的基础设施和应用的关键解决方案上,有了一些突破。大家都知道,目前区块链的算力不够,不足以支撑如此多的应用和用户。如果我们的体系完全构架在公链上,整个公链是承受不起的。因此,我们采取的是以私有链为基础的加盟链形式。这种模式的好处在于,既能提高阳光链整体的运营效率,同时又能让区块链最核心的透明、不可篡改等信任机制得以保留,更好应用。


问:结合轻松筹区块链的运营实际状况,您认为区块链技术将如何让公益行业变得更透明?目前与“阳光链”合作的公益机构均为“国字头”基金会,作为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平台之一,今后如何与其他类型的公益机构开展合作?


杨胤:作为“制造信任”的机器,区块链解决了公益领域两大问题:其一是捐款的“阳光、透明”,每一笔爱心支持资金,从捐款人到受捐人,每一步都清晰可见,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其二是接入“智能协议”后,爱心支持的每一个动作都要受协议的控制,摆脱了人为的干预,保证了动作的公正性。


我们与国字头基金会合作,是从某些适合区块链的项目开始的。在过去半年时间内,我们又跟更多的基金会和公益机构有了合作,为其赋能,让他们在“阳光链”的架构上,构建以自身为节点的公益区块链。


就本质而言,加盟的节点越多,我们能够产生的效能就会越大。2017年,我们与华侨基金会合作,为“一带一路”上的一些国家开展服务,这也是中国公益能力输出、技术输出的典型案例。我们有自信,也有自豪感。未来我们还会跟各类公益慈善机构展开合作。


问:轻松筹在技术研发和运用方面走得比较快。即便在互联网公司群体中,轻松筹对技术的重视程度也相当之高,根本原因是什么?


杨胤:我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通过技术革新,呈几何级数地改变某个领域的应用方式。互联网在最近的十几年内有很大的发展,以往全世界最大的企业大多是能源、资源型企业和金融企业,现在却是巨型互联网企业。这是因为企业通过技术的革新,对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在这个领域里,如果我们能够做些推进的工作,付出多少代价都是值得的。


比如区块链,我们最开始做的时候,这个领域还没有那么热。我们发现,在公益和保障领域,我们能为整体性的发展贡献力量,于是便全力以赴地投入。无论外部环境如何,我们还是踏踏实实地做应用开发。衡量成功的标准最后就在于是否能够产生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健康保障领域的“探路者”


问:轻松筹对产品进行了四维的完善提升,构建了一个“四重健康保障”的体系,这个体系的具体内涵和架构模式是什么样的?如何参与?


杨胤:2017年轻松筹成功转型,由轻松互助、轻松e保、大病救助和轻松公益构成的四重健康保障体系正式形成,轻松筹由大病筹款平台战略转型为健康保障平台。


一是大病救助。轻松筹开创的“大病救助”模式,将社交的强关系运用到大病筹款中,为求助者提供高效、透明、便捷的筹款渠道。

二是轻松互助。“轻松互助”是一种由公益基金会监管的健康互助机制。用户健康时预存10元加入互助,成为互助会员。如有会员生病,则其他会员在互助金中均摊医疗费,帮助生病的用户渡过难关。即“一人患病,众人均摊救助金”。经过1年多的发展,轻松互助健康会员数已经突破了2000万。

三是轻松e保。以众筹和互助为基础,轻松筹于2016年12月推出了互联网保险销售平台——轻松e保,“轻松e保”与保险机构合作,推出定制化健康保险产品,急速一对一理赔。轻松e保专注于为民众精选符合个人和家庭需求的保险产品。

四是轻松公益。作为民政部指定的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轻松筹为公益组织提供技术支持,帮助他们更高效地完成募款,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先后参与了“万家灯火”、四川茂县山体滑坡、阜宁风灾、湖南水灾等紧急救助行动。


四重健康保障体系的目的是在现有保障体系外,为有需要的人提供更加完善的保障,全民都可参与。


问:有关轻松筹的报道表示:“通过对用户数据及时分析,轻松筹发现病后救助需求不断攀升,由此反推可见在病前防范的保障上,还未见足够的保障体系。”轻松筹在构建健康保障体系时,在运用大数据方面有哪些特点和经验?


杨胤:由于用户数量已突破2亿,我们所接触到的数据是海量的,我们在不断地总结、调整发展方向。


我们未来几年发展战略有两个重要方面。一是区块链,二是大数据建设。大数据方面,我们已初步看到效果。因为在轻松筹平台上救助的大病、重病案例较多,到2017年底,已累计对160万个家庭进行帮助,这意味着我们有相对应的不同地区、不同类型的病症数据。我们建立了自己的大数据系统,与相关技术方合作,目前已能够对不同类型的大病以及在不同地区大致的医疗花费给出建议和相应的治疗方案。


对于不同类型病症的发病率,我们也会积累一手数据,这也为后续与保险公司的合作和对轻松互助的风控把控上提供良好的基础。这需要持续投入和长期积累,今后还会有更多的新技术来服务用户。


互联网企业的责任和情怀


问:商业保险作为社会保障的补充,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轻松筹的保障体系会颠覆商业保险的模式吗?轻松筹将如何助力保险行业发展?


杨胤:轻松筹的发展目标不是颠覆整个保障体系,而是希望能作为行业的中坚力量,不断开发更多新型优质产品,满足用户日益变化的需要,让需要帮助的家庭更便捷地得到帮助。区块链还不足以“颠覆”现有的社会经济形态。中心化解决问题方式的效率目前明显地不可被取代,不是所有的保险产品都适合用分散型的、去中心化的方式实现。基于此,我们与商业保险公司进行紧密的合作,让中心化服务的方式能更好地为用户服务。所有的技术都是服务于人的,用户得到最好的服务,这才是我们最根本的追求。


在未来,随着互联网基础设施更好地提升,一些商业保险可能会用区块链的形式来做,这是有可能的。


问:在互联网健康保障领域,如何规范企业发展?


杨胤:从监管角度来说,我们一直积极与各个主管部门进行沟通,希望能尽快地出台相关领域的法规、政策,更好地规范这个行业;从探索角度来说,我们通过实践,可以为管理决策部门提供有用的数据;从风控角度来说,我们有技术保障,能够更好地进行风险防范和控制。


在保险领域,我们持牌齐全;在互助领域,我们与主管部门一起探索,目前依据《基金会管理条例》做运营。业务要建立在合法合规的基础上,我们也希望有更加明确的支持性政策出台。


问:轻松筹在互联网健康领域的成绩有目共睹,轻松筹的四重健康保障业务体系也都是在切实地满足民众的健康保障需求,针对广受关注的“精准扶贫”,轻松筹有没有相关布局和具体的项目?


杨胤:轻松筹一直重视“精准扶贫”,尤其在扶贫助农和健康扶贫方面投入的力量比较大。


一是扶贫助农。2017年,我们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联合举办了全国红十字系统首届众筹扶贫大赛,共有来自25个省/市、自治区135个项目入围初赛,通过135位脱贫带头人对接约1.6万贫困户,类似的案例我们还有很多,通过轻松筹众筹模式,构建“互联网+贫困户”框架,让更多“农人”有尊严地脱贫。


二是健康扶贫。去年,轻松筹、中国侨联、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爱尔眼科发起的“千日复明五十万,助力脱贫攻坚战——视觉健康精准脱贫行动”,计划3年时间内陆续在500个贫困县为50万名贫困致盲性眼病患者提供真正免费、精准、适宜、优质的眼科医疗服务,使他们恢复健康、重见光明。


2017年,还有《公益时报》社、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等机构联合发起“聚众力帮你筹”大型公益活动,项目旨在促进贫困地区儿童健康成长,切断贫困代际传递。促进重大疾病防治网络的建设,提高贫困患儿及时接受治疗的几率,缓解家庭困境。


同年,我们还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大病医保”公益基金携手入驻山西省吕梁市中阳县,以“大病医保”为当地儿童提供每人每年最高30万元补助医疗保障的同时,轻松筹为当地患有60种重大疾病的儿童提供10万元额度的互助金补贴。


杨胤表示,帮助和关爱他人也是人们的“刚需”,看到周围的人被帮助了,看到自己付出的爱心有了反馈,每个人都是愉悦的。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每一个家庭都有应对疾病的勇气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