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扶我一把 —— 一个“用生命在爱的奶爸”的告白书

我叫顾军浩,1987年9月出生于浙江武义县,是家中独子。2005 - 2009年,我就读于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毕业后在江西南昌地矿局物化探大队单位工作。2014年4月,我与相识近十年、为大学同学的妻子登记结婚,其后我到西非国家尼日利亚进行物探工作,回国两月后,妻子确定怀孕,我们欣喜若狂。那是农历羊年的大年初七,时隔十个月,就在一周前,2015年12月6日,我终于见到了已满月的女儿——见面方式不是我之前设想的任何一种。

2015年7月,妻子怀孕七个月。我和妻子沉浸在即将为人父母的喜悦中,以至于当我最初出现呼吸困难,出虚汗状况时,我以为是自己激动过度。频繁的发烧和身体不适,还是为我敲响了警钟,7月24日,我到南昌大学一附院呼吸科问诊,得到的结果是心脏附近长有一个10*8.8cm大小的肿瘤,手术难度大,建议到上海就医。当晚我犹疑再三,还是告知在武汉工作的妻子,第二天一早她放下一切,匆匆赶到南昌陪我看病。对呼吸科的诊断结果,我们不死心,先后到南昌大学一附院肿瘤科、胸外科,江西中医院肿瘤科、胸外科就诊,都不收治建议去上海胸科医院就医。无法,我与妻子怀着等待审判的忐忑与畏惧赶赴上海。在上海胸科医院做血常规检查时,白细胞高达300多,是正常人的几十上百倍,医生让我们立即到上海瑞金医院血液科就诊,说我随时有生命危险!病情过重,无法隐瞒,当晚我们将病情告知父母。父母连夜赶到上海,而由于床位紧张,三天后我才得以住院。入院的当天,医生就下了病危通知书。

在上海瑞金医院,我最终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确切地说,是急性淋巴母细胞白血病(T细胞),该病若不进行治疗,生存期只有三个月。这种病没有早中晚期之分,来势凶猛,一旦发作,即刻出现不可控制的大出血,并发感染身亡。

主治医生说入院时我的情况属于高危,而且急性淋巴母细胞白血病是白血病中很难治的一种,复发率高,唯有通过化疗得到缓解后尽快进行骨髓移植,才有长期生存的希望。我自问不是轻易服输的人,但是,我和妻子均出身农村,双方父母都是农民,家中仅靠我和妻子的工资过活。想到巨额医疗费,我想过放弃。但是我怎能放弃!看着待产的妻子,这么多年,由于一直两地分居,我们总是聚少离多,我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好好的待她,好好的付出我全部的爱;还有我即将出生的宝宝,我不能让你从小没有了父爱的陪伴;还有我年迈的父母,我是你们唯一的依靠。所以我知道我不能,我不能放弃我的生命,我不能放弃我肩上的责任,我是一双老人的独子,是一个女人的新婚丈夫,更是她腹中胎儿的爸爸。

于是,我接受了化疗,等待骨髓配型。妻子在获得单位谅解后,一直在上海陪我到产前两周。

据说女人怀孕后一定要做九个月的公主,一个月的皇后,才对得起后面二十年的操劳。我的妻子,在刚刚怀孕时也是“公主病”发作的小女子一个,会抱怨说自己什么都不想吃,会撒娇表示今天自己去产检了好辛苦……这样的妻子,在孕七个月忽然就变身成了女金刚。我无法也不敢想象,当她挺着大肚子,忍着跑完一天住院手续后的劳累,坐在医生办公室里和他讨论我的治疗方案时,是怎样一种心情!

第一阶段治疗持续了31天,耗费了18万元,加上在上海租住房子等生活费用,我个人和家庭的积蓄仅坚持了半个月就消耗殆尽。我的单位和妻子单位、家乡亲友以及得到消息的同学旧友纷纷解囊相助,为我筹集了二十多万元作为治疗费,各位长辈兄弟们,大恩不言谢!

9月2日,我出院了,化疗反应不错,肿瘤消失了,骨穿报告也显示完全缓解,这意味着我可以进行骨髓移植。然而,骨髓库里配型失败,医生建议由父母一方捐髓,家人讨论后,同意了这个方案,最终决定由父亲为我捐髓。双亲一生为我操劳辛苦,到了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却遭受如此磨难,我愧疚之至。

本打算在二疗后陪妻子回老家待产,可是病情复发,我又住进了瑞金医院的清洁病房接受第二次大化疗。 11月3日,我在病房里接到妻子的电话,她说“生了,女孩,我还在产房,不说了哈!”妻子何时住院,何时发作,何时进的产房,我一概不知,忽然她就说生了!我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震惊?兴奋?手足无措?五味俱全。后来我才知道,她产前五天就因胎儿胎心过快半夜入院,之后一直在医院治疗,后来更是经受了一天一夜阵痛才生下女儿,而我什么都不知道,她阵痛的时候还一直在用手机陪我聊天,我以为她还在家待产!为了不让我担心,她什么都不说,独自承受!通过视频看到虚弱的妻子和襁褓中睡得香甜的女儿,被病魔踩倒在泥地里也未落一滴泪的我,再忍不住鼻头酸涩。

妻子产后33天,我病发135天,我终于见到了女儿——尽管是在病房,尽管我甚至无力给她一个拥抱。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她的眼神如此清澈、宁静又专注,当她看着我时,我,仿佛就是她的全世界。

我爱她,爱我的父母妻子,爱这个让人痛让人笑的世界。所以就算病魔将我踩倒千百次,我也要千百次的站起来,请你,扶我一把!

————————————————————————————————

大家好,我叫孔亚丽,上面这封信来自我的丈夫顾军浩,信的内容大多由他口述,我执笔整理。以他的性格,我没想到,他会主动要求做这件事。生病以来,他原本茂密的头发掉了十之八九,体重从140骤减到95,现在看来就连性格也变了,变得更加内敛成熟。他说了许多,却独独没有提及这几个月来自己遭受的种种摧残,看着他短短时间就被病魔折磨的不成人形,我们这些家人都心痛至极。

但他总是在笑,在宽解我们。唯一一次他向我抱怨,是我在他老家医院生产时,因为只能用手机通话,他说感觉自己没有真正的老婆,而是只养了一个手机宠物。我怎么回复他的?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自己望着怀抱里的宝宝,眼泪喷涌而出,很久止不住。

我不愿意用“负债累累”“穷途末路”这些词语形容我们,尽管我们确实是这样的处境。面对这样一座沉重的、搬不去的大山,我更愿意说我们是坚强的、是充满爱意的,我们在一次次濒临崩溃的边缘发掘自己更多的潜力、更多的爱。现在,我们有了女儿,为了她,为了我们共同的未来,浩子求生的意志前所未有的坚强。

现阶段,浩子主要在进行化学治疗,因经受了两次大化疗身体过度虚弱,在化疗的同时要调养身体,待身体好转之后,即可进行骨髓移植。那是我们这场战斗的曙光,但是,要坚持到那天的到来,除了斗志,还需要每天高昂的医疗费用,靠我们自己,已然难以支撑。而骨髓移植需先交至少35万的押金,且骨髓移植保守估计需要50万,如果排异严重或并发感染,费用更是难以估算。因此,恳请看到这篇文章的您,为我们伸出援助之手,我们不敢妄谈回报,但一定会让这些善款每一分每一毫都用在浩子的救助上,感谢大家!

当未来的某一天,女儿小橙子长大后,我会告诉她:是啊,这个世界当然很残酷,但是,它又是那么温柔。

无法通过轻松筹支付方式捐助的爱心人士请通过以下银行账户转账或支付宝、微信支付等捐助,我会定期在个人轻松筹平台公开捐款信息和使用情况,确保您的每一分爱心用在实处。

爱心捐款账号: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6217 9929 0000 2588 775(开户名:孔亚丽)
中国建设银行:6227 0020 2107 0136 657(开户名:顾军浩)
支付宝:15994267184(账户名:孔亚丽)
微 信:15994267184

联 系 人:孔亚丽
联系电话:15994267184
筹款动态
TA的支持者 6902 人
350000 目标金额
435156.23 已筹金额
6902 支持人数
已成功 剩余时间
扫描左侧二维码
"支持TA"

项目发起人